春田皓皓子

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突突六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5 8

【三山】夜间飞行

*虽然是三山也有烛山的成分,两个tag都打上了,注意雷避

*OOC


山姥切国広从来没有吃过薰衣草味的冰激凌。对他来说,冰激凌只有白色的那一种味道就好了,至于粉红色的,抹茶色的,褐色的,那全是妖怪。有一天他站在冰激凌车前,悄悄地问堀川这好不好吃,兄长告诉他“味道很特别”——那是一个中肯的评价。看着那样淡淡的蓝紫色,他相信了。

 “也请给我要一个冰激凌。”

于是他仰起头,对柜台后那个有着白色围裙的服务生说道。

 “好的,要哪一种呢?”

 “蓝紫色的那种。”


这件事情时隔今日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山姥切国広站柜台后面,用勺子把冰激凌搓成圆形...

【三山】你才不是男主角

*三明 x (STK)被被

*OOC

*庆祝出黏土^q^ 三山日被被日都没有赶上不过623也很好因为6=2x3嘛


三日月宗近觉得这篇小说的整体气氛怪怪的。

怪到让他忍不住去洗了个脸又重看了三遍。


他之所以怀疑作者所谓的男主角,即为含沙射影描述的“三日月宗近”本人,是因为其中的疑点实在太多了,要具体一一列出的话,而已写满整整一张A4纸。从文章的开头就给他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像有人在后面戳他的脊梁骨。


“在将绘本合上的那一刻,他才从恍若隔世的童话世界中惊醒过来。他的心跳仍旧快得像在某个不知名的仙境里漫游,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甜蜜的陷阱里。他...

【三山】谁动了我的面包

还好占了个位……占位是正确的!///

*虽然标题是这样但其实是个乐队paro;成员→初始五人组

*OOC… 请见谅 ;-;

*很多关于乐队的东西是凭空想的求宽容 ;-; 

*不过好多人都在黑贝司手似乎是真的((


山姥切国広有很多讨厌的东西——上至香菜下至饭后洗碗。但如果非要给讨厌的东西一个排序的话,演播室的灯光一等能挤进前十。


但现在他不得不在闪烁的光束中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并且因为几乎要贴到脸上的镜头而感到面部僵硬,捏着手里的话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在乐队的其他成员擅...

【烛山】二八定律 (2)-(4) (完)

o*有私设以及OOC请见谅;-;

*ABO

*虽然是ABO但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lofter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一发就被屏蔽

*很长很长需要耐心前方有狗血))


因为太长了所以不想再发图了就注册了tumbler

链接↓↓↓

★★★

tumbler需要翻墙的样子?

47 95

【烛山】二八定律 (1)

*ABO设定,光忠=A,被被=O

*只是头脑发热想写总之大概没什么不净的东西;-(


根据二八定律,世界上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才能获得幸福。

烛台切光忠猜测,自己便是百分之八十垫底大队中的一份子。


【1】


烛台切光忠习惯把身体靠在楼梯拐角处不怎么显眼的墙边,用静如死水的目光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来保持平静。


面对眼前的状况,他一面调整呼吸,一面喝水压惊。


身后传来的巨大吵闹声却总如同嗡嗡的蝗虫令人无法平息心境,今天似乎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不屈不挠地震动着走廊里老旧剥落的墙壁。


这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从一开始“哒哒哒”好奇的奔跑声发展到...

18 95

一把单身刀能让脑洞走多远

*捏造的本科出没

*主角也是长义

*掺了少量三山

*想看本科实装… 想看他护着被被… 想看他和三明打一架((


【1】


山姥切长义本意上是不愿意来本丸的。


毕竟这种宽阔的走廊和干净的居室,比起他原来的住所“主人的腰”,“刀架”来说,实在很没有品位。


放飞自我的刀生和蜗居在这种地方为世界服务,显然也是前者来的更为具有价值一些。


山姥切长义来到本丸之后既没有内番也没有出阵,他每天八点起床,固定的任务是每天从一数到四万五,每秒数一个数。


遇到山姥切国広的那天,他正数到一万二,离...

【三山】不要偷吃我的卡乐哔

被婶婶影响的腐男被被!


谢谢 @(。・ω・。)ノ♡ 的点文!!谢谢之前递RP的各位!!


一发结束,那么开始啦 ↓↓↓



山姥切国広是一把打刀。顾名思义,打人的刀。



三日月宗近是一把太刀,顾名思义,太长的刀。



山姥切国広不认识三日月宗近,自然三日月宗近也不认识山姥切国広。两个人在非洲大陆与欧洲大陆的不同的世界里相安无事,直到山姥切国広在中古店里找到了一本同人志。



其实同人志从来不会出现在山姥切国広常去的那个货架,即使出现了,也不会就这样被山姥切国広近距离地捧...

【三山】Trick or Trick ? (3) (完)

*万圣节活动

* OOC

*第一人称


【1】


实际上我并不喜欢万圣节。

 糖果,盛装,南瓜——这分明是只有人类看来才会赏心悦目的东西,但无可辩驳,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日子。

虽然这一天的夜晚就算是消耗再多灵力也很难维持人形,但“扮成妖精的人类”与“扮成人类妖精”就那样自然地在街心相互鞠躬,交换糖果的场景实在太过不可思议。

圆月之下,有时我真的怀疑两种不同的灵魂可以在这一天的夜晚融为一体。


谁也认不出谁。

太阳渐渐地隐去光芒,夜晚的钟声在半岛的中央响起,不远处的...

【三山】Trick or Trick? (2)

*万圣节活动

*OOC

*第一人称,路人视角


【1】


深夜凝滞了的月色里仿佛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听见紊乱的呼吸声,脑海内清晰地浮现着两具不断纠缠的肉体。

我无法安心入眠,被迫听着老式挂钟发出滴答滴答的,令人烦躁的声响。


被强行拉回来的B已然入睡的情况令人懊丧,我却不得不带着疲乏时特有的意识模糊,与这糟糕的半梦半醒状态僵持不下——因此隔壁传来的声音或许比我估计的还要长一些,大脑混沌的时候无从知晓他们到底还做了什么。


呻吟从被压抑着的状态,逐渐扩大直到变得沙哑,毫无规律,甚最后甚至夹杂了啜泣的声音。

似乎在朦胧间还听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

20 78
 
2 / 3

© 春田皓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