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田皓皓子

嗝。

【主喜多/喜多主】バカ

* CP如标题,无差

* 主角 = 来栖晓

* OOC,有爆粗有轻微涉黄人物性格以作者的个人兴趣为前提,请务必注意雷避~

敏感词有点多顺畅阅读也可走外链 


【1】



- 三岛说今晚有个联谊,你来不来?

- 打工,没空,你们玩。

- 对方好像颜值都不低哦,你知道胸最大的那个女生什么罩吗?

- 几点聚?


***


来栖晓回家的路上晕晕乎乎。他忙了一天,必然觉得困,脑袋里的思想垃圝圾跟着电车一块儿摇摇晃晃,瞌睡的时候车窗外夕阳正红,想着的却是白花花的大圝腿和制圝服裙摆,直到清脆的女声报响了站名,才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好消息总不长久,倒霉事儿接踵而至。他早隐约料到龙司不靠谱,但没想到搞个联谊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前提是他作为joker居然对于龙司所谓的“男生之夜”完全不之情,并且直到下了车,整理好发型,兴致勃勃推开了咖啡厅大门,他的心情都像是发了泡的奶油一样快乐。

咖啡店里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靠室内灯和桌上的蜡烛照明,室内一片昏暗且气氛诡异,正适合干一些情侣间的勾当,女生到得晚,但沙发上已经有了影影绰绰两个人影,一个正在玩手机,另一个正在发出咀嚼某种食物的声音,沙啦作响。

“你总算来啦?女生还有五分钟到。”龙司抬起头来。他的面前摆着三杯冰镇果汁,冒着冷气,而另一个人则端正地坐在沙发上——龙司的旁边,吃薯条的动作像极了他五岁年连着鞋盒子一块儿被扔出去的仓鼠。


***


来栖晓盯着喜多川看了一会儿,见对方点头示意,明白了他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偶然——来栖晓明白,喜多川的目光不为别的,单纯源于卡乐比给予的愉悦之情。

“你多吃点,我点了很多。”他把服务员端上来的点心一股脑推到喜多川面前,且听对方说了声谢,他便立马探出身子,不动声色地揪住了身后龙司的领子。


“你他圝妈到底为什么把喜多川请过来?你不知道他变圝态吗?”

来栖晓压低声音,大夏天的一路赶来这里,看到这种场景他感觉脑袋一凉,只好揪起对方的领子在他耳边低声咒骂“你请他一起来……那个啥?”


来栖晓没说完整,好像那个词有毒,让喜多川听见就完蛋了。他说完又看了一眼喜多川,发现对方还在吃东西,于是松了口气——他肯定不知道联谊是什么。来栖晓暗想。喜多川嘛——每天有至少八个小时在画室里看上个世纪的老头子画的画,随时都可能成仙,看起来和其他人不像是活在同一个年代。

“你是出于什么心态想要让他来?”


不然呢?龙司觉得委屈,没听懂来栖晓要说什么,他嘟哝两声,原本想去抓果汁来喝,见joker突然情绪激动,只好把胳膊缩了回来。他俩发现喜多川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这个方向,又同时闭上了嘴巴。

 “没事,继续吃。”来栖晓朝喜多川抬了抬下巴。


“这是三岛介绍给你的联谊吧?”

三岛是来栖晓入校以来为数不多的信得过的男性圝友人,一些事件之后迅速建立了牢固的友情,加上龙司一起,三个人也算是一起叫过大保健的生死之交。

“你怎么能抛弃三岛?”他提问,使劲晃了晃龙司。

“是三岛他抛弃我们的。他不是找到女朋友了吗?”龙司耸耸肩膀“怪盗团里就我们三个男的嘛,他们女生总是一起去买衣服啊逛街啊什么的……我们男生也偶尔要有点集体活动嘛。促进一下感情。” 龙司嘿嘿一笑,对了对拇指。


***


来栖晓听说老天爷在给人关掉一扇门的时候一定会给留一扇窗。想来,喜多川一定就是那个被门窗全开,屋里四面透风,还给额外添置了一座小花园——但是老天在给他种花的时候一定是堵死了他家的下水道。

有些事情就是很奇怪,虽然龙司说的没错——喜多川是男人没错,是怪盗团成员没错,说熟也算是很熟悉了,但是绝对不能划在一起联谊的交情区里。争执结束之后他们都陷入了沉默,喜多川恰好吃完了薯条,茫然地盯着他俩“怎么了?为什么看着我?”

“没什么……”

“话说回来,龙司,你不是说有好东西事情要分享吗?是什么?”

“其实我——”

“喜多川!”晓一把拍住龙司的嘴巴“我们,聊不聊艺术?”来栖晓微微一笑“古典艺术。去屋外聊。”

“哦……可以啊。”喜多川支着下巴。屋里灯光昏暗,他盯着桌上摆着的玫瑰花,呆滞了一会儿,突然惋惜地说道,“我以为你们来这里是要联谊呢。”


***


龙司难得有机会给joker一些点拨或者批评。来栖晓在喜多川的问题上犯过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错误,龙司偶尔说句公道话,告诉joker其实他就是把对方想得太过不食人间烟火了。“你看,就算是久慈川理世这样的精灵级爱豆都需要吃饭打屁上厕所呢,我们喜多川也是人啊——是人就有生理需求的。到了交圝配的季节,凡是动物都会想要恋爱。”,这话难得听着语重心长,但是joker一转脑袋就忘得一干二净,好像在他的记忆里,喜多川还是一只干细胞,靠自我分裂能在未来繁殖出另一个小喜多川,根本不需要多在联谊这种场合占一个坑。


邀请喜多川的理由倒是很好理解。龙司悄咪圝咪给他解释,就说是喜多川长得帅,又不会说话,用法很简单——“咱们可以靠颜值把女生先留住,在喜多川懵逼的时候再对女生发起攻势。”

言之有理,但是操作起来怎么就听起来就是不太顺耳。来栖晓心里琢磨着——难道我不是最帅的吗?的时候,几个女生提着包推开了咖啡厅的门。

他一抬头,看到了上上个月约会过的女神,东乡一二三。


***


来栖晓承认自己在恋爱方面有致命的缺陷。比如东乡一二三,就是证明之一。她是来栖晓上上个月认定的女神,一见面就心动得不行,告诉Mona对方是仙女下凡,解决了一系列事情之后顺理成章熟络了不少,眼看着就要抱得美人归时不知为什么就打了退堂鼓——这都不是第一次了,或许是同一时间想要搞好关系的人太多了的缘故,他把一二三这一次的问题这一切归咎于武见小姐忽然又约他吃了饭——他取消了告白计划,吃饭也没吃安稳,傍晚寂寞地回了家里给猫铲屎,哄着一二三的同时又有点担心武见小姐知道了自己的事情之后要挨巴掌。


此刻他手指按着额头。他觉得体内好像有一只狗在吠叫,如果他这个时候不喂点儿什么东西的话,这条圝狗就会吃了他的脑子——所以他不能撒手,紧紧握着手前的茶杯,余光打量眼前的女高中生ABC。三者皆为女高的大小姐,相貌突出气质不凡。龙司说的一点儿也没错,胸最大的那个至少是G,但是最美应该算是一二三。来栖晓没有她们中任何人的缺点,反而觉得有点焦虑了。

那我们这边呢?他看了一眼喜多川的侧脸——阴影与烛圝光不负众望共打造了一具好皮囊,他隔着镜片,又低头看了一眼茶杯里自己的倒影。


“龙司,你的两个朋友不太说话呐?是第一次来联谊吗?”

“也不是,你别小瞧他们两个。他们一个是画家,一个是校园名人(某种意义上的),对吧?”龙司用胳膊捅了一下来栖晓。来栖晓回过神来,一如既往冷漠又酷炫,推了一下眼镜,点点头。“对的。”


“你是画家吗?!好厉害啊——看你的制圝服洸星的吗?我们这边一二三也是哦,你们不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酒过三巡(其实是饮料)之后女生那边逐渐放开了胆子,反而主动地起哄起来。一二三与另外几个女孩儿并不同校,她不是那种喜欢联谊的人,来栖晓猜测她来这里的理由或许就和喜多川一模一样。

他悄悄看了一眼喜多川的反应,喜多川正在仔细地打量一二三,又打量了女生ABC,最后目光最终居然毫无新意锁定了拥有尺码为G的胸圝部的C号女生。

“其实我最近正在寻找模特。”喜多川清了清嗓子,开始了相当正经的自我介绍。“我在以母爱为题材作画。”

“母爱呀,真好——”女生们感慨。

“由于我不是女性,尝试了很久都无法完美地诠释这种感觉,所以说想到了参加联谊找一个模特。虽然非常冒昧,但是我还是想请问一下,可以和你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他半闭眼睛,目光款款落对象女孩的身上。


我勒个去——来栖晓咋舌。喜多川说这话时眼神带点忧郁带点自信,就连joker本人都心脏漏跳一拍,想来于对面而言也算是一击必杀。他与龙司目瞪口呆交换一个眼神“没想到这人很行啊?!”

“真的可以吗?!”女孩掏出了手机。

“对,这是我画室的地址,有空的话请务必来参观一下。”

“我非常乐意。但是请问模特,我是不是需要化妆或者是带什么样的衣服?”

“这个不必,当时素颜最能表达女性的美。”喜多川说道“我想过了,我想画的是女子哺乳的画面,这样的话还请务必不要穿文胸过来,衣服的话就就选择宽松的吧。”


***


“一二三,最近怎么样了?”

“最近还好,之前的事情还要谢谢你才是。联谊这件事情我不太擅长应付,是被朋友拉过来的,她的脾气有点急,希望你的朋友没有受伤。对了,我周末有比赛,晓有兴趣来看吗?”

一二三很快回复了来栖晓的短信,而喜多川也果不其然挨了一巴掌,直到现在都没想通为什么。来栖晓看到他捂着脸,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松了口气,把手机揣进兜里。

喜多川此刻从咖啡厅里被抽提出来,丢进夜色街灯里反而比烛圝光玫瑰花里令人舒坦,连带着那张挨过巴掌的半张脸都令人心旷神怡起来。


一边龙司哭丧着脸,发出一阵阵绝望的惨叫。“怎么这样啊喜多川你太过分了——!”

我都说了让你别带他啊。来栖晓冷漠的目光扫射过去,龙更加难过了“我本来都想好了,那个将棋美女是你的,那个大胸妹是我的,结果居然……居然……”

“你这样称呼对方女生是不对的,龙司。”

“祐介,你才是挨巴掌的那个吧!?居然还来说教我……”

“找圝女朋友而已,我们还有很多机会。”来栖晓拍拍龙司的肩膀。他喝了好几杯果汁,动作却摇摇晃晃看起来像是端了一瓶伏特加。“到路口了,我要回家了。”

“好吧……唉。真烦,都这么晚了老妈肯定又要说教。你们俩就好了。”龙司挥挥手,说了再见。来栖晓也朝龙司挥手,随后看向喜多川“住我家?”

“嗯。又要打扰你们了。”


***


来栖晓对喜多川这个人的预判出过好几次错误,虽然都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从来没觉得喜多川是神仙下凡,但是就是毫无道理地要把他与一些别的事情隔绝开来。他回到家里看到Mona,稍有些后悔,心里琢磨着,龙司这个傻孩子,联谊带喜多川才不是什么好策略,带猫才是大杀器。Mona一见他就批评,说晓啊你回来得太晚了,睡觉时间都过了,如果今天不休息那明天——

“好了,睡,我睡。”明天就是周末,他摸圝摸猫脑袋,虽然嘴上答应着,但是没有打算睡觉。喜多川这会儿洗澡去了,他靠躺在沙发上,踢掉拖鞋抱着胳膊,又回顾了一遍喜多川今天挨的巴掌,忍不住噗嗤一声。

“什么这么好笑?”Mona问他。

“没什么。”来栖晓迅速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假意手机里有什么,兴致勃勃地摁了起来。这个点了,平日里可以聊天的人也都睡了。他刷着刷着点开了视频,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存着一部小圝电圝影。


***


小圝电圝影也是龙司搞来的,就发生在上周,据说高清无圝码。龙司这个人在义气方面做得相当完善,虽然嘴上说人变圝态,但是男生的集体活动都没忘了叫上喜多川。她瞒着女生,买了零食,买了可乐,把房门锁好,前期准备地道得很,来栖晓当时也是兴致勃勃准备参加观影活动的,结果一到才发现喜多川也在,顿时疲圝软了。

但是那天的具体情况其实和今天一样,喜多川也不愧是惊为天人的艺术家。在来栖晓还挣扎着说服大家一起看罗马假日的时候,喜多川就一眼发现了龙司包里的光盘盒子,一下子认出了女圝优的名字番号,吓得龙司和来栖晓下巴脱臼,反倒是当事人镇定自若,并且还告诉了他俩一个惊天大秘密。“斑目是那个网站的会员。他不太会用电脑,就让我帮忙下载。”


这爆料,要是早几年说出去,根本不用偷心也能让斑目上头条,想到这里来栖晓就一阵胃疼。他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盯着小圝电圝影的封面看了许久——画面上趴着一名女子,与单纯的目光截然相反,事业线里一看就藏着许多小秘密,角落里印着R18几个红色的大字,又恰逢夜深人静,mona睡觉,于是毫无自觉地就点了进去。


其实他也觉得有点困了,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女主的事业线也随着眼神朦胧而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是喜多川当时坦言,虽然下过不少,但是至少自己不喜欢——确实,小圝电圝影这种简单粗暴的表达方式看起来并不符合他的口味。但是对其他人来说还是很受用的。

最后他们三个谁都没有看成这部小圝电圝影。是喜多川说的“没到十八岁咱们不能看。”来栖晓本来就想回避和喜多川一起探讨女性的奥秘这件事情,就接着话和他一起教育朋友“就是,龙司你还小,你不可以看。”

“是啊,这是违法的。”

“这样吧,我帮你收着,你十八岁了再来找我要。”——于是,来栖晓在龙司的惨叫声中把小圝电圝影锁进了自己的柜子里(并且在龙司走后就拷进了自己的手机)。

此时他又想起了龙司的话,“喜多川又不是神仙。”但他到底平时都是在做什么呢?他模模糊糊地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电影已经进入了高圝潮部分,屋里静悄悄的,mona也已经闭上了眼睛,片中女圝优的如同棉花糖一样的胸脯隔着半透明的乳罩呼之欲出,令人像开了开了瓶的可乐一样无意识地冒起了泡来,连带着下意识地,脑袋的里某一部分就驱动着胳膊,伸向了自己的大圝腿中间。

“嗯……”来栖晓靠在垫子里,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晓,我洗好了。”喜多川推门进来了,他看见来栖晓啪的一声把手机给甩了出去,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怎么了?”

来栖晓没回答。他把手机拾起来拍了两下,发现屏幕不亮了。



【2】



喜多川最后还是免不了邀请来栖晓做他的模特。该躲的都躲不掉,来栖晓心里有数,但是嘴上肯定不说,有人请自己做模特还要假惺惺地推辞一下,其实心里还有一点点得意。


“祐介昨天夜里点了三个菜说是想要早上吃。”喜多川在刷牙的时候哦,Mona提醒他。

“哦。”来栖晓点点头,从冰箱里拿出两个冷面包扔在桌上。“不管他。我还要去看一二三的那个比赛呢。”他说完走出几步,又好像心里不太踏实。最后,他还是扭头回去,冲了一碗味增汤。


一股香味沿着水蒸气攀到他的鼻腔里,他意识到自己这个行为简直多此一举,因为闻着味增汤的味道他发现这和面包好像不太搭,于是又去热了一碗饭。

“听说你们昨晚去联谊了?不可以太松懈哦!虽然恋爱很重要,但是——”

“走肾不走心。”来栖晓回敬Mona“大多数人都这样。”Mona一脸嫌弃。

“总之,对喜欢的人要真心哦!”

“我知道的。”


***


来栖晓因为一部小圝电圝影葬送了自己用了两年的手机,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买到新的,好在喜多川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事情,就把自己的手机借给了他。

他一路上把喜多川手机捏在手里,脑子还有一点混乱,好像早上的味增汤和热气变成小虫子,爬到他的脑袋里去钻不出来了。

喜多川的手机壁纸是系统自带的那种,开机密码是直截了当的123456,此时电车外蓝天白云天气晴朗,适合去公园也适合去水族馆,来栖晓挤在加班族的西装里摇摇晃晃,忍不住开了喜多川的通讯录。他仔仔细细研究了一遍里面有几个女同学,姓甚名谁,芳龄何几,又点开短信,看看她们和喜多川有没有联系。


喜多川祐介——人长得不普通,行为也绝对不平凡,但是手机里的内容竟然毫无亮点,女性缘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落泪,逼得他只好在电车上翻他的相册找裸模看。来栖晓沿着日期往后翻,突然就看到了自己在教堂摆造型的傻照。


他竟然存着——来栖晓心里大叫不好,这照片要是流传出去可得让他失去所有的准女友,连忙护着屏幕,把手指移到了右上角的垃圝圾桶附近。


忽然,他收到一条短信,确切的说是喜多川收到的——“周五的事情我很抱歉。虽然不能做模特,但是之后有空聊聊吗?”

当然没空!来栖晓下意识打下这几个字,差点就要发送出去。等一下——我在做什么啊?


列车到站。他的脑袋随着停靠使劲晃荡了一下。


***


周一的时候见到三岛,晓和龙司都觉得尴尬。他俩决定张口不提联谊的事情,反倒是三岛代表女生过来道歉,让人觉得不好意思。

龙司背地里嘟哝了半天三岛女朋友的事情,这回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反而害羞得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后来呢?喜多川找到模特了吗?”事后龙司小声问他。

“嗯,找到了。”晓自信地指指自己,一脸冷漠“我joker,母仪怪盗团。”


***


来栖晓后来还是把那条短信给喜多川看了的。他做事向来光明磊落,与其说是期待倒不如说是想要确认。他依旧是画家喜多川的模特。至于喜多川为什么总乐意找他当模特的理由——


“应该就是我长得帅吧。”来栖晓强调。“喜多川这样的人,不可以谈恋爱。不行的,绝对不存在的。Mona你知道吗?一个人,单身的时候有多聪明,只要一处对象,智商都会呈指数级下降,而我,作为万花丛中过的黄金单身汉——时刻处于清醒的状态。所以我,才是最好的模特。”他不知道吃了什么药,话也跟着变多了。


来栖晓一边摆着如同沉思者一样的姿势,握拳支着脑袋看地板。他穿着一套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女警制圝服,头上顶着一定假发,正拉着一条丝圝袜使劲往上提。Mona猜测喜多川的主题一定是变了,变成越狱了——毕竟来栖晓被西装裹着的腰和屁圝股看起来一点母性的光辉都没有。


“那个,晓,咱们能别穿成这样拍照穿吗……”

“恋爱能在无形之中互相拉低智商。能理解吗小猫?而我们的作画,等于是正在思考人类应该如何变得更智慧。”他摘下眼镜,放到桌上。

谁是小猫啊,疯了吧这人……Mona拒绝与他交流了。

“你帮我这个姿势拍一张照,手机放那里了,你按一下就行。”


Mona坚信,这个看起来五分妖圝娆五分变圝态的造型如果传出去,来栖晓的待定的就全吹了。照片拍完了,只见他跑过来仔仔细细又端详了一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Mona亲眼看着他下了一个App,把自己的身材拉丰圝满了一点,又加了个滤镜,满意地点点头。

“这个……是不是有点娘啊这个滤镜?”而且还有点猥琐。

“不会啊,你看这不是挺好的。”

来栖晓加了个亮晶晶的边框,把照片发了出去。


“这样怎么样?”来栖晓又补充了一条消息,等喜多川回复他。

“太完美了!”

不一会儿他收到短信,露出满意的笑容。


“你看,我说这张就是好看吧。”他一脸自信。


- end –


慢了好几拍庆祝动画开播

因为实在太流水账了标题实在想不出来了orz而且我一想到这对cp我就想到标题那两个字真的很对不起((((

由于来栖晓用得太顺手了所以就还是用了来栖晓,但是我觉得雨宫莲真的好好听!(很安静很有制裁的感觉??



评论(8)
热度(103)

© 春田皓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