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田皓皓子

嗝。

【三山】不要偷吃我的卡乐哔

被婶婶影响的腐男被被!


谢谢 @(。・ω・。)ノ♡ 的点文!!谢谢之前递RP的各位!!


一发结束,那么开始啦 ↓↓↓






山姥切国広是一把打刀。顾名思义,打人的刀。


 


三日月宗近是一把太刀,顾名思义,太长的刀。


 


山姥切国広不认识三日月宗近,自然三日月宗近也不认识山姥切国広。两个人在非洲大陆与欧洲大陆的不同的世界里相安无事,直到山姥切国広在中古店里找到了一本同人志。


 


其实同人志从来不会出现在山姥切国広常去的那个货架,即使出现了,也不会就这样被山姥切国広近距离地捧在手里,大剌剌地放在眼前,就这样毫无间距地触摸着,感受着封面光滑里略带冰凉的触感,体会着一种柔软中带着韧性的张力。


 


在摸到这本带有魔力的小东西从一件旧和服里掉出来的一瞬间,这名带着床单的金发青年便迅速地拉紧了额前的布角——不管这样到底能不能遮住他此刻脸色微红,却又按耐不住好奇的表情。


 


他警惕地四下张望了一番店内的其他顾客——审神者A正带着一只加州清光买蝴蝶结,审神者B正尝试着与一只大俱利伽罗说话,一只和泉守正在与另一只和泉守相互吹牛……


 


天时,地利,人和。


 


他快速地把这本东西揣进了斗篷里。


 


这是山姥切国広第一次偷东西,虽然这很不对,但是光一本薄册子而已,花不了几个钱,下次找个借口,补回去就是了。


 


其实他在审神者房间里见过类似的东西,只是审神者藏匿得深——那个红色的麦片盒子被放在厨房柜子的最高处,本丸除了太郎和加了两个凳子的审神者以外,没有人能够接触到的地方。


 


而此前对于这些东西的了解都只是道听途说罢了——例如审神者曾经告诫短刀们,“不要靠近那盒麦片”,“那是成人麦片,只有大人和猪才会吃,小朋友不可以吃”。


 


山姥切国広坚信自己不是后者,那偶尔吃一下里面的东西应该是无所谓的。


 


就这样,山姥切国広与一把二维的三日月宗近相会了,在一本封面是粉红色的同人志里。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好看的刀吗?而且他的刀有那么——长。


 


原来这就是太刀真正的实力,太完美了。山姥切国広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自己,忍不住想要赞叹。


 


画面中的男子有着天使一样的外貌和魔鬼一样的身材,没有岩融的大胸部也没有太郎的大长腿,却有着公共澡堂里没有人能够胜过的好身体和卸妆之后的好脸孔。顺带一提,他还有着正常人难以比拟的柔韧与耐力,维持着一个个看起来难度非常高深莫测的动作,很久……很久……三页之多。


 


不过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算了,这点对山姥切国広来说当然是无关紧要的。


 


刀与刀之间的真情流露已经深深地吸引了他,让他对这样真情的告白,体贴的抚摸,嘴与嘴的相互喂食,还有“不知道你们在干嘛”的动作流连忘返,无法自拔。


 


不过为什么我们本丸里没有这样一把美丽的刀呢?


 


山姥切国広觉得很好奇,他决心向审神者问清楚。但是中古店里偷来的本子当然无法坦诚交代,这样的话假装在路上看到了这样一把刀,然后画下来给审神者看如何?


 


就这样山姥切国広拿出一张纸,对着粉红色的小册子描了起来。


 


 


 


“触…………触啊!?”山姥切国広还没有明白什么的时候,审神者已经惊叫了起来。她捧着山姥切国広手里的画作,左顾右盼,总觉得这个画风好像有一点点熟悉,这个三日月的表情有一点点的……“办事”时的充实感?


 


“山……山姥切,你……你怎么见到的这个人?”


 


“上回去买豆芽菜的路上,顺道……啊,在中古店门口看见的。”


 


谁会相信中古店门口站着一个这样表情的三日月宗近,还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维持着这个表情,让山姥切国広认认真真地画了这样一张肖像,和谐天真地离开了?


 


“把图源交出来。”山姥切国広被Lv. 300的审神者拍了一下后背。


 


有一种浑身经络被打通了的感觉。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个太太……这么久了,还是认真地站着对家吗,基友们加油,快让她爬墙啊……”


 


审神者就这样与山姥切国広愉快地交流起了自己从业多年的心德来。山姥切国広双手放在膝盖上,虽然一知半解但怎么说都听得相当认真,在审神者提到自己当年卖安利的丰功伟绩时,还会认真地点点头,虽然他也很想问“安利是什么”。


 


不过他不知道,审神者心理其实有一件事情,她认定绝对不能告诉对方——太丢人了,即使是让同行知道,也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笑柄。虽然同行间大都有收藏麦片,曲奇饼,复习提纲,单词汇总的爱好,但是这样的事情,她还是认为不能轻易地说出去。


 


“主上,我们……没有别的麦片了吗?”


 


“没有了。我给你的这三份麦片,都是隔壁老邻居怕被妈妈抓包,所以临时放在我这儿的。高考结束以后,她会问我要回去。那种正在兴头上的小女孩,如果不舔暑假会睡不着的……我呐,心胸宽广,虽然不爱吃这种麦片,但还是把它搁在了我的房间里。”主人拍了拍自己多年练就的胸肌说道。“只有这三份,多的没有了。”


 


“不过山姥切,你能喜欢这个麦片,我很高兴。来,都拿去,多吃几遍。”一双有力的大手把那一小叠花花绿绿的营养物质塞到了他的手里。“别噎着。”


 


“但是主上,那个……厨房里,还有一盒麦片。”山姥切国広支吾着回答。


 


话音刚落,他便瞧见手里审神者从他手里,将他刚获得的那一小份麦片迅速抽了回去。


 


她严肃地拍住了他的肩膀“那种麦片,只有大人和猪才可以吃。如果你吃了,那就连这几份,都没有了。”


 


 


 


是啊,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地问主上要珍藏的麦片呢?真是太没规矩了。


 


但是……到底什么才算是大人和猪呢?根据审神者的身材可以确定这显然不是用身高来判断的。


 


难道Lv.300才可以是大人吗?本丸里等级最高的萤丸也不过Lv.99而已,那么本丸里的大人除了审神者以外就没有别人了吗?


 


山姥切国広终究还是按耐不住好奇。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本丸内所有的刀剑男士都陷入了熟睡。


 


山姥切国広的房间非常奇特。


 


虽然只是自己只是一把没什么用,又脏兮兮的仿作,但是不知为什么,他独占着一间双人房,很是宽敞,所处的位置也打扰不到其他的房间。


 


要瞒过今晚负责守夜的兄弟——修行一整天的山伏国広和“将看了一半一拳超人的和泉守哄上床”的堀川国広,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他穿过院子,蹑手蹑脚地靠近了厨房,拿出了一把椅子,再通过跳跃轻松地挂到了顶柜的隔板上。


 


通过这样艰难的动作,他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红色包装,卡乐比水果麦片。


 


麦片盒子倾倒的时候,还处于单手悬空状态的山姥切国広,终于摸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粮食。


 


他激动地抓起盒子,不料因为重心不稳,里面的内容很快便稀里哗啦倾倒了出来,掉得满地都是。


 


一本册子砸在了他的头上,然后滑落到了下方的料理台上。


 


他艰难地低下头去——竟然看到了浑身赤裸的自己。


 


“啊——!!”山姥切国広重重地从顶柜上摔了下来。


 


 


 


从昏迷中醒来的山姥切国広,觉得那是一场噩梦。一切都是幻觉。好端端的卡乐比,怎么会有仿作的裸体混在里面?


 


手入过后,他看着审神者日夜操劳的脸庞,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自己大半夜出去偷麦片的行为已经暴露了,是不是会被刀解?是不是会被讨厌?是不是再也不能出去战斗了?这样简单的约定都无法遵守,以后还能吃到麦片吗?


 


果然,来到早餐席上的时候短刀们簇拥而来,问他麦片到底长什么样。是不是比米饭好吃,是不是比蛋糕更甜,是不是比烤肉更香。如果只是单纯的麦片的话,山姥切国広想了想自己已有的三份珍贵的粮食,很想回答“是”。


 


但是他很快想起了与审神者的承诺。


 


或许审神者是真的不想让大家吃到那样的麦片吧。


 


吃多了居然会让人产生看到自己裸体的错觉,对纯洁的短刀来说,真是太不好了。


 


“没有,我没有看到麦片。修行不足的缘故,我摔倒了。”


 


“哇啊啊——山姥切骗人…”


 


“呜哇啊啊啊不跟你玩……我要麦片……麦片……”


 


孩子们因为遭到了没有技术含量的敷衍而大哭起来。


 


从阵势看来很快就能招来正在晨练的一期一振。


 


山姥切国広惊慌失措。


 


“没有……我真的没有偷吃麦片,麦片只是……只是……”


 


此时远处却忽然有惊人的灵力飘散而来,疾速接近。山姥切国広猛一回头,瞧见Lv.300的审神者正提着苍蝇牌,闲庭信步向此处走来。“有没有爱哭的孩子啊……?”


 


短刀们作鸟兽散。


 


 


 


“这是我用毕生的积蓄,从中古店买来的好货。答应我,山姥切国広,不要靠近那盒卡乐比。那是我Lv.60以前的美好回忆。但是我不想去揭开那道伤疤……麻烦了。”


 


审神者将一大盒蛋奶星星推到山姥切国広的面前。“吃吧,别噎着。”


 


金发青年天真地露出了幸福的眼神。


 


他努力地藏匿着笑容,却还是无法忍住而略为勾起嘴角;他用征询般的目光看了又看,终于如获至宝般地将那一叠蛋奶星星捧在了手里——看着这样的山姥切国広,Lv.300的审神者,人称“蜜柑是我的养料”感到很欣慰。


 


 


 


曾几何时,她是多么厌恶自己的ID。半年前,看着养了这么大的山姥切国広,有一天晚上突然就和刚来没多久的三日月宗近私奔了——这样的事情宛如晴天霹雳,让她一度一蹶不振。


 


到底以前为什么要试着撮合他们?为什么要想办法把一把太刀和一把打刀安排在同一间房间?为什么还好心地给他们选择了偏僻的房间?自己作的死,吃屎也只能憋着——我简直是猪啊。


 


虽然每把刀看起来区别不大,但是有着严重初始刀情节的“蜜柑是我的养料”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在练起了第二把山姥切国広之后,本丸再也没有试着去锻造三日月宗近,也再也没有试着去过厚樫山。当然,身为一名非洲人,其实也没有什么担心的必要。


 


如今,新的山姥切国広竟然喜欢上了对家,虽然拆了自己半年前的本命,但怎么说也基本上是没有了私奔的机会。


 


基本上,也算是可以接受的好事。


 


 


 


那是一个眼光明媚的日子,一夜春雨,润物无声。清晨醒来万物复苏,审神者特意将本丸换成了春景,落英缤纷,生机盎然。


 


“主上!今天的日课完成了——有新刀来了哦!”


 


“噢?新刀啊!是髭切还是膝丸呐?”


 


“是三日月宗近啊主上!很久以前突然就消失了的那个种,一模一样,千真万确!我已经安排他住到原本那间房间了!”


 


 


 


三日月宗近微笑着靠近了山姥切国広。他一点点解开了对方的腰带,直到疏松到一个手指可以伸进去的位置,然后慢慢地抽出了对方的刀,欣赏似地用指尖来回摩擦着,余光瞥见对方因此而挣扎起来,才依依不舍地扔在了一边。


 


金发的青年愤怒地看着他,但却因为被举起双手捆绑起来的动作而无法抵抗。


 


他被布堵住的嘴生气地发出呜呜声,无能为力地看着对方所做的一切。


 


低着头发出声音的样子,愤怒极了。


 


他用力眨眨眼睛,才努力地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三日月宗近拿出他藏在枕头里的麦片,哗啦一下扔进了壁炉里;这样的事情太伤人了。


 


“看来,你……很喜欢这种大人做的事情啊?”


 


山姥切这才困惑地抬起眼睛。大人?和成人麦片有关吗?


 


 


- fin -




没有帮卡乐比打广告的意思,不过它真好吃_(:з」∠)_

评论(32)
热度(287)

© 春田皓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