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田皓皓子

嗝。

一把单身刀能让脑洞走多远

*捏造的本科出没

*主角也是长义

*掺了少量三山

*想看本科实装… 想看他护着被被… 想看他和三明打一架((



【1】

 

山姥切长义本意上是不愿意来本丸的。

 

毕竟这种宽阔的走廊和干净的居室,比起他原来的住所“主人的腰”,“刀架”来说,实在很没有品位。

 

放飞自我的刀生和蜗居在这种地方为世界服务,显然也是前者来的更为具有价值一些。

 

山姥切长义来到本丸之后既没有内番也没有出阵,他每天八点起床,固定的任务是每天从一数到四万五,每秒数一个数。

 

遇到山姥切国広的那天,他正数到一万二,离一万三很近了——那个披着床单的身影从远处接近了他所闲逛的菜园子,在附近的一个座位娴熟地弯下腰来。

 

他一眼就认出了对方,他相信对方也认出了自己。

 

——唉,这话算什么。这世界上有谁能比我更了解山姥切国広呢?长义心想。见证着对方出世的自己,就连他有几根毛都能算得清楚——我可是这个奇迹诞生的见证者啊。

 

他走上前去,轻轻咳嗽一声。

 

然而山姥切国広专注而老练地剥着玉米。

 

他一定是没有听见我的咳嗽声吧,不过没有关系,我的工作很忙,如果耽搁太多的时间而忘了数数的话就不好了。

 

【2】

 

不过就这么看来,有一些传闻似乎并不假——山姥切国広性格孤僻,喜欢独处,不爱交流,针对特定人群有暴力行为。

 

不不,这孩子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呢?本丸里一定有什么误会。

 

他一定是个为人冷漠但是又十分单纯的孩子。

 

他的内心却绝对不会失去那份少女般的善良,还有天真的小骄傲。只是那床被单遮住了他的闪光点,让他一直以来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阴影里。

 

——啊,其实这都是我的错啊。毕竟山姥切国広一出生来就难逃与我这样优秀的刀比较的命运,任谁都会有些压力。

 

加之山姥切国広这孩子有一点小羞涩,他一出生开始就很崇拜我,这样被与自己憧憬着的大人比较,心里一定非常不安吧?

 

啊,他双手剥玉米的动作看似协调却又一点点加速,偶尔会弯下腰来随后抬起,身体蜷缩……他还有一点点微微偏过头来的样子,这闪烁的眼神啊……这是想与我交流的表现啊!

 

——我来到本丸的目的,大概就是为了让他敞开心扉吧,这么说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这一定是神的安排。

 

长义很快就释然了。

 

他理了理自己的衣着,让自己显得更加高大英俊了一些。毕竟自己现在可是对方的长辈和憧憬对象,自然要在形象方面有所考虑。与此同时,他使劲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想方设法以最自然的举动来引起对方的注意。

 

啪。啪。啪。他拍得很响,大腿都有些疼了。

 

山姥切国広终于回过头来。

 

他从玉米堆中抬起金灿灿从脑袋,目光快速地扫过了这个方向,很快便又将脑袋混入了金黄的玉米里。

 

 

【3】

 

——他一定是害羞了吧,毕竟像我这样的长辈第一次出现在面前, 不知道怎么交流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没有关系,凡事总有第一次,这孩子只是需要引导。

 

长义很快改变了策略。他又有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他决定在对方再次回过头来的时候,大胆地与他目光接触。

 

随后他便可以抓住机会,顺势走过去,就像家人一样靠近他的身边。

 

这样就可以自然地接近他了,顺理成章地和他一起剥玉米,聊聊他的喜好,你喜欢吃玉米片还是麦片,喜欢泡着吃还是干吃,有没有男朋友,对象长什么,给妈妈,不,爸爸看看好吗。

 

——这个计划真是太完美了。自然而亲切,既体现了父亲般的威严,又体现了母亲般的呵护。

 

Lv1的长义看着Lv99的山姥切国広,内心为自己的想法默默鼓掌,并且激动地咽了一口唾沫。

 

 

【4】

 

 

可惜山姥切国広并没有再次转过头来。

 

 

他累了吗?腿蹲麻了吗?

 

确实,之前厕所呆久了都会有这样的困扰。人类的身体就是这么麻烦吧。那么我需要帮助他吗?温柔地抬起他地腰,让他在玉米地里歇息?

 

这个想法有点刺激,似乎这样的亲热略显过头。

 

长义很快摇了摇头。

 

山姥切国広剥玉米的动作却在这期间停住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在抠玉米——相当的用力,似乎还有些心不在焉。

 

——原来如此。他一定是注意到我了。他知道我想和他谈心,所以太高兴了。

 

这可怎么办呢?真是个变扭的孩子啊,想和长辈说话就该老实地说出来嘛。太让人放心不下了。

 

不过这样的情况可真棘手,看来作为长辈我也得做点什么才行。毕竟是迈出的第一步,也不能为难他才是。

 

于是长义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从附近的地里抱来一只鸡。

 

长义知道,每天的玉米又四分之三会送到厨房,还有四分之一会送给鸡。鸡看到玉米当然会跑过去,咯咯咯的,动静很大。

 

他可以假装正在隔壁辛勤地打扫鸡笼,有一只鸡突然跑了出去,奔向了那个命中注定的少年。

 

他可以追着鸡走向那个玉米堆,假意将它按住,放到一边,温柔地摸摸鸡屁股。

 

随后就这样,两人的目光即可交汇,他们还可以因此聊聊其他的话题。例如晚饭吃什么,吃鸡吗,你喜欢吃烤鸡还是炸鸡。

 

这样既体现了他是一个勤劳努力的好长辈,又体现了他的爱心与善良,说不定他们还可以一起给鸡喂玉米,给鸡起一个名字,再给它还未出世的蛋也起个名字。

 

长义想好了,鸡就叫小长义,蛋就叫小国広。

 

——我真是太聪明了。长义忍不住为自己喝彩,就连鸡也拍起了翅膀。他心想,事成之后一定要告诉烛台切光忠,他也是一个学会交流的付丧神了。

 

但当他抱着咯咯叫着的鸡靠近时,问题却突然来了。

 

山姥切国広的身边不知怎么的出现了一个男人!

 

长义有些慌乱。这个带着黄色头巾的男人是谁?他明明是想和我说话的,这个KY的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他难道没有察觉到这里正在营造着一种久别重逢的感人气氛吗!国広为什么没有拒绝呢?是因为太善良了吧。

 

唉,他真是个傻孩子。

 

他们两人一起提着玉米,手牵着手走向了隔壁草场。

 

长义心有灵犀,跟在后面。

 

这时,山姥切国広说话了。长义立刻屏息凝神,侧耳倾听。

 

“后面那个家伙裤拉链没拉,还偷了审神者养的鸡。”

 

“噢,那个是长船的新人吧?回头让他多教育一下就好啦。有了人形之后果然需要适应期啊。对啦,内番结束后可以去你房间吗?”

 

“可是是可以……不过我得打扫一下。”

 

长义怔住了。

 

他低头拉好裤拉链,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走到半路他才猛然想通。

 

“天呐,他们演小情侣演得好像!”

 

啊,竟然找人冒充恋人,真是个害羞的孩子啊。

 



- end -

 
 
 
 
 
 
 


 
 
 
 
 
 
 

原梗出自知乎的大大… 是在微博上看到的 原梗… 不知道这样程度的改动会不会有问题……?


以及三月八号是蜜柑日一口气吃了好多粮感谢,好幸福 ;v;


 理想的本科是一个会经常笑的人;明明没什么理由却无条件护着被被;以及实际上没什么大关系却努力地想和被被成为一家人的傻白甜www

评论(22)
热度(159)

© 春田皓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