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田皓皓子

嗝。

【烛山】二八定律 (1)

*ABO设定,光忠=A,被被=O

*只是头脑发热想写总之大概没什么不净的东西;-(


根据二八定律,世界上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才能获得幸福。

烛台切光忠猜测,自己便是百分之八十垫底大队中的一份子。



【1】


烛台切光忠习惯把身体靠在楼梯拐角处不怎么显眼的墙边,用静如死水的目光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来保持平静。


面对眼前的状况,他一面调整呼吸,一面喝水压惊。

 

身后传来的巨大吵闹声却总如同嗡嗡的蝗虫令人无法平息心境,今天似乎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不屈不挠地震动着走廊里老旧剥落的墙壁。

 

这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从一开始“哒哒哒”好奇的奔跑声发展到现在这样的状况对于精力旺盛的学生来说并花不了多少时间。


这一小点功夫便足以让整栋教学大楼里为数不多的alpha们聚集起来。

 

“他是我的!”

 

“不,是我的!老子先闻到的!”

 

“我先的!”

“你们连是男O还是女O都不知道!它是我的你们给我滚!里面的omega你听见了吗!我是你命中注定的——”

 

妈的智障。

 

 

 

这是一个属于alpha的世界,alpha们也乐意为这样的设定而鞠躬尽瘁,年轻气盛的他们更是比一般人有着多余的勇气和斗志——Omega的发情是他们宣誓主权的最佳时期。


任何一个alpha都不会放过在这样一个时刻让自己名扬全校的机会——在校内标命中注定的omega,光听起来就很浪漫。

 

此时此刻男男女女将整条走廊堵了个水泄不通,生怕那个一不小心在公共场合发了情的omega从那条地缝钻出去。

 

不一会儿传来了肢体冲撞的声音与污秽不堪的叫骂声。玻璃稀里哗啦的声音仿佛身后正在上演着公牛争夺地盘的桥段。


Alpha总是如此,为一点信息素的事情大惊小怪,他们就像是精力旺盛的斗犬,永远会在omega的问题上争论不休。

 

幼稚。烛台切光忠心想。

 

他看了看表,知道自己出场的时间到了。

 

于是他理了理领子,拍了拍衣裳,仰起头走出了他原本所藏匿的拐角,仿佛身边一切alpha的斗殴都与他毫无瓜葛,并用一种同情而鄙夷的余光注视着他所谓”可怜的同类”。

 

“你们这样的行为还真毫无帅气可言。不过……加油。”他微笑着说道“这样水准的omega,祝你们食用愉快。”

 

在那浓郁到令人头脑发热,只需一颗火星便可引爆的信息素里,他抱着书本,置身事外一般穿过了走廊。

 

烛台切光忠太帅气了——停下了手上动作的alpha总会在此时这么想。

 

 

 

烛台切光忠是一名货真价实的alpha。虽然他对omega的信息素毫无兴趣,但是从来不会有人对他的属性有所质疑,因为烛台切有着一切alpha应有的品质——集天赋与外貌与一身,帅气耀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当然,他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一定对学校里这样普通得omega没有兴趣。他喜欢的omega一定胸大颜好,至少也要是大家闺秀,信息素浓郁好闻,可以让一间宽敞的大厅瞬间成为一间米其林餐厅的厨房——所有人都是这么相信的,这个谣言的密集程度甚至让烛台切光忠有的时候自己都信以为真。

 

如果真是这样的就好了。

 

烛台切光忠走过了拥挤的人群,在他人看不见的角落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是一名货真价实的alpha——但是他没有嗅觉。

 

 

 

嗅觉这种东西对大多数人来说失去了也就失去了——大不了人生没了乐趣,生活还能照旧。但烛台切光忠不是这么想的。家里的餐厅等着他去经营,脑子不怎么拐弯的长义等着他养活,但偏偏他就是在很小的时候便失去了这样一种的感官系统系统,无论怎么也找不回来。

 

这对alpha来说是很致命的一件事,没有了嗅觉意味着阻断了自己与信息素的一切联系,失去了外界的刺激。烛台切自身的信息素因此少得可怜,就和beta没有任何区别。

 

而这样的苦恼眼下正随着年龄的增长,处于不断递增状态。烛台切光忠是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缺点的。

 

但是闻不到信息素的alpha,和beta有什么区别?会不会孤独终老?他偶尔也会担心起来。

 

此时已然脱离人群的他,转身走进了一间一旁无人征用的活动教室,关起门来以隔绝外面令人心烦意乱的嘈杂。

 

“噢,你也在这里啊。”他看见活动是里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演技对这样失去嗅觉的alpha来说是很重要的。


烛台切光忠正在用许许多多的谎言来弥补一个听起来很不错的谣言,对谁都是这样——同时也是为了掩饰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尴尬。

 

“他们太吵了,真是可笑。为了一个普通的omega,至于吗?毫无风度。”

 

“那样普通的信息素,有什么好闻的?就算放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去要的,你说是不是?”他这才抬起头,打量那个已经坐在教室里的那个人


“山姥切……国広?你是叫这个名字对吧?”

 

“……”

 

“哦,也是,你们beta大概不会理解这样的感受吧。”

 

“……”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山姥切国広假装自己是个beta已经很久了。他每天计算日子,就像女生计算生理期那样准确地为自己计算发情期,并在前后阶段服药,看起来就和beta没什么区别。

 

学校里omega很少,并且总会被像柔弱的花朵一样保护起来。每回见到同班的omega吃到来自四面八方alpha送来的早餐午餐下午茶,接受上学放学护送,他就会为这样可怕的关注就会不寒而栗。

 

信息素有什么好的?如果因为信息素发情结合,结婚生子度过一生——那人类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山姥切国広讨厌关注的目光,也讨厌被关注更讨厌被保护。并且一直以来,他都激进地认为omega完全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保护自己。

 

但是他今天却忘了吃抑制剂了。

 

他是在下午感到身体异样才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因为他不爱打针,抑制剂又味道奇特,平日里他都习惯将它们混入饮料里在早餐时服用。而今天兄弟三人都在早餐喝了橙汁——拿同样的玻璃杯,拿错的可能性很大。

 

他只能在下课后慌不择路地躲进没有人的活动室,期待着没有人会发现他,然后静静地等待发情过去。

 

幸运的是,大多数人都没有顺利地找到气味的源头。更有相当一部人认为那个omega正躲在厕所里——因为那里是最适合打飞机的地方。

 

他觉得脑袋很重,扶着墙壁的手都十分酥软,只能硬着头皮,视线浑浊地摸向桌子,钻到底下躲了起来。他摸向口袋,打算给两位兄长发短信说明情况,却不幸的发现手机遗忘了柜子里。

 

教室的门在这样进退两难时候响了起来。

 

难道有人要进来吗?有人发现了有omega在这里吗?


照现在的状况绝对是逃不掉了。如果要在这里被标记的话,还不如打开窗户跳下去。山姥切国広看着自己漏得湿乎乎的下半身,支着身体艰难地爬了起来,目光恰好落在了走进教室了的烛台切光忠身上。

 

他猜测就连想要跳楼自杀也来不及了。

 

 

 

“你怎么了?”烛台切光忠疑惑地看着山姥切国広。他脸埋得很深,努力地把自己隐藏在兜帽里却又不动弹一下。“就连beta也被那个omega的信息素迷住了吗?真是不够帅气啊,山姥切。”

 

“对了,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不说话?也是,你平时就不爱说话。”烛台切光忠走向桌子,山姥切国広依旧一动不动,烛台切这才注意到从始至终他就只露出了上半身,腰部以下牢牢贴住了桌子。

 

“你在干嘛?做实验?”烛台切好奇地走过去。

 

他与山姥切国広同班,但这个人的存在感却着实稀薄。他几乎从来没有在课上发言,也没有参与过值日以外的班级活动。在他的印象里,这只是一个普通到丢进人群里就找不到的beta而已。但是为什么今天——有一点怪怪的?

 

烛台切无法准确地描述山姥切国広现在的样子,他的脸颊绯红,就像剧烈运动过似地带着薄薄的汗水,翠色的眼睛甚至还有些泫然欲泣的模样。

 

他每走近一步山姥切国広就后退一步。他的后退非常奇特——死死抓着桌子一起向后拖动,紧贴自己的下半身。

 

“你……你有什么困难吗?我大概可以帮忙。”烛台切光忠和山姥切国広并不是很熟,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突然放缓了语调,如此温柔地和他说话,好像体内有着类似的本能。

 

“求你……不要标记我。”山姥切的声音因为颤抖而听起来就像要哭了一样。

 

“……啥?”

 

-tbc –

 

本来是想着三山的……但是又感觉三明的话,才不会管自己有没有嗅觉呢ˇ△ˇ

失去了嗅觉的光忠…大概就没法做一手好菜了吧… 

评论(19)
热度(115)

© 春田皓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