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田皓皓子

嗝。

【三山】你才不是男主角

*三明 x (STK)被被

*OOC

*庆祝出黏土^q^ 三山日被被日都没有赶上不过623也很好因为6=2x3嘛


三日月宗近觉得这篇小说的整体气氛怪怪的。

怪到让他忍不住去洗了个脸又重看了三遍。

 

他之所以怀疑作者所谓的男主角,即为含沙射影描述的“三日月宗近”本人,是因为其中的疑点实在太多了,要具体一一列出的话,而已写满整整一张A4纸。从文章的开头就给他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像有人在后面戳他的脊梁骨。

 

“在将绘本合上的那一刻,他才从恍若隔世的童话世界中惊醒过来。他的心跳仍旧快得像在某个不知名的仙境里漫游,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甜蜜的陷阱里。他发现自己恋爱了。他爱上了那样细腻的笔触与奇妙的剧情,还有那本书的作者——Mika。”

 

这个作者的名字指向性似乎是略微明确了一些,但是评论区发现这个小伎俩的人却并不多。Mika听起来也很像一个常见的笔名,而绘本绮丽的作者也比比皆是。

 

是接下来的描述让三日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Mika虽然是有钱人的长子,却坚持着成为了一名绘本作者,对他的家族产业不闻不问。他或许是一个对金钱没有渴望的人,但又是如此善于利用它们。例如他买下了一家出版社来实现自己的梦想。”

 

三日月觉得这个人一定是想整他。

 

“他出版的第一本绘本人气不佳,于是他把附近书店里的书全部自己买了回去,强行增加了销量。”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就连这个都写出来实在太过分了。

 

“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同了。Mika有着成千上万的粉丝,他所描绘的故事被四处流传着。Hiro在第一本绘本诞生时便爱上了他。他是那一群灰色的,不知名的读者中的一员,默默地追随者Mika的步伐向前走着,如今他依然是其中坚定的一份子。只是人实在是太多了,他常被挤到后排去。简单来说,不擅长交流的他,连脸粉丝团头目都不是。因为喜欢赖床的缘故,签售会总是排在最后几个。”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很喜欢mika。大概是因为脸的缘故吧,他无法正视mika晨跑时的样子,因为那个侧脸会让他一整天失去工作能力。”

 

“Hiro变成了为画册而生的尸体,但是Mika不会知道。他也从来没期待过Mika会知道。即使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独自一人住在公寓里的Mika每天早晨吃了什么,穿了什么,花了多少时间来作画,又花了多少时间来吃煮毛豆……”

 

三日月宗近的笔名叫作五切阿弥。关于他的真名,粉丝界有各种不同的猜测,唯一答案则是“Mikatsuki”,但真相对于粉丝来说,终究也不过是猜测之一而已。不过,用在小说里的话,Mika这个称呼看起来不男不女的,就连主角的性取向都不清不楚。

 

三日月喜欢在空间里晒食物和自拍。但是知道他晨跑习惯的人却少之又少。知道他暗地里除了喜欢西餐和高级寿司之外,喜欢吃煮毛豆这种看起来就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的人——除了小狐丸之外大概没有别人了。

                                                                                                                                         

这家伙到底是谁。

 

三日月宗近觉得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他很快有了特定的人选——Hiro。

 

 

 

名字和Hiro有关的人并不是很多。山姥切国広就是其中一员。他不太爱搭理人,包括三日月宗近。平日里倒垃圾遇见他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他与三日月宗近住在同一街区的另一栋公寓里,除了倒垃圾之外很少能看见他。

 

山姥切国広与他唯一的缘分在于他也从事创作。他会在杂志的角落里偶尔看到他的投稿。大多数是些不入流的东西,写东西应该是副业,将过去一些芝麻大的陈年旧事反过来付过去地挖。三日月宗近不认为这有什么好看,并且山姥切国広的书就算文笔不错,也永远不会出现在畅销一栏的柜子上,和他这样的作者不可同日而语。

 

这样的人真的会喜欢绘本吗?三日月宗近一直觉得自己的画属于浪漫主义,不屑于与那样沉闷的家伙空谈。可是一旦接受了“暗恋自己的人”这个设定之后,他突然觉得对方的金发碧眼变得可爱起来了。

 

所以他决定试着套一下近乎。

 

但是要从这样一个人嘴里套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山姥切国広再次出现在垃圾堆前的时候,三日月宗近采取迂回策略。“山姥切,最近工作还好吧?”

 

“嗯。”山姥切简短地回答。没有给他把对话继续下去的空隙。但是三日月宗近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他已经确定对方就是自己的仰慕者了。这年头像这样口是心非的人实在太常见了,这样的可爱程度还是可圈可点的。

 

“有没有兴趣兼职呢?”

“没有。”山姥切含糊地敷衍过去。而且完完全全是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来帮我描线怎么样?”三日月厚着脸皮,锲而不舍。

“别开玩笑三日月老师,我不会画画,而且怎么可以给您描线……”山姥切的声音减弱下去,不好意思地抓了一下衣服,看上去就像随时准备逃跑了似的。

 

啊,其实山姥切国広还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嘛。如果他平日里多笑笑,少穿些那样脏兮兮的外套就好了。没想到认真搭话的话,他还是会又反应的嘛。看到对方露出有些害羞的表情,三日月宗近突然有点兴奋了。他决定进一步深入。

仔细想来,如果这是真的,那这就是他是第一次做小说男主角了!姑且不管文笔怎么样,在这方面还是稍微有一点点兴奋的。

 

“你有写过小说吗?”

 山姥切国広猛地转过头来,他惊恐地看着三日月宗近,因为这句话而向后挪动了脚步,左脚尖踢到一块石头,因此发出了磨擦的声音。但他像意识到了这个动作的不妥似的,立刻又将脚缩了回来,直挺挺地站在三日月面前。

 三日月宗近佯装不在意似地把垃圾甩了出去,悄悄盯着山姥切国広一瞬间身体僵硬起来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刚偷了东西,蓄势待发马上就要溜走的罪犯。

 

哈哈哈果然就是你干的。

 你觉得自己没露出什么马脚吧。但是你还太年轻了,这点程度的伪装是逃不过长辈的眼睛的。

 

“没有!”山姥切国広简洁地大声回答“我没有写过网络小说。”

 “但是我没有说是网络小说啊。”

 “我没有!”

“……”

 

山姥切国広在大声说话之后露出了后悔的表情。

 

***


山姥切国広很喜欢三日月宗近。

但那是他打算一个人带到坟墓里的事情,没打算让任何人知道。

他的内心想法比比“我爱你,与你无关”还要更冷漠一些,可以说是“我爱你,你别爱我,求你了。”

 

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三日月宗近就住在附近,而他也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起了这个人。

他回到家,顺手打开自己的小说页面,发现多了一个粉丝。

 

“五切阿弥”。

 

这怎么回事!?

山姥切国広手掌一热。他抄起手机,就像摸到了瘟疫似的,把它丢了出去。手机撞到墙上之后便落到了地上。他开始回忆今天三日月宗近的所作所为,又开始回忆自己最近的更新。

他想起自己快写到最最狗血最最丢人的——告白的部分了。如果让三日月知道了,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山姥切赶紧退后几步,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在墙角的手机,犹豫自己该不该去捡。

 

谁料下一秒它竟然又不屈不挠地亮了起来,还开心地震动了起来。

山姥切国広发现自己多了一个收藏,以五分钟一次的速度,在每章增加一个点赞。五切阿弥的头像在手机的预览上整齐地连成了一排。

 

 

山姥切国広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职业STK。他知道三日月宗近喜欢煮毛豆是因为他偷看三日月丢垃圾的时候,垃圾里总是有很多毛豆壳。知道三日月宗近晨跑是因为只要一拉开窗帘他就能看见。知道三日月宗近的情况是因为他闲着没事的时候人肉过他。家里会有三日月宗近的照片是因为路过三日月宗近的时候相机总是不听使唤——但他真的不是STK。

大概吧。

 

如果三日月知道了自己如此龌龊的脑内思想,那必然不会有好下场。轻则被嫌弃,重则被警察带走。山姥切国広坐到床上。他仿佛听到了警笛声,害怕极了,掀开被子躲了进去,和他的电脑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三日月一定觉得我是个变态……山姥切搂着被子,背脊冰凉。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处理自己的账号和自己写到一半的文才对!

他勉强爬起来打开屏幕,想要注销这个账号,从此与网文界诀别,让这段刻骨铭心的回忆成为人生一个永远的污点。但转念一想,如果这么做岂不是明摆着“这个就是我写的”吗?

三日月宗近既然在看这篇文,那他一定会发觉的。

 

如果他真的报了警怎么办?这样的话,当场弃号便不再一个好的办法了。

 山姥切害怕极了。他抱着脑袋又把自己迈进了被子里,有一种被偷看了日记的羞耻感,和即将被绳之以法的恐惧感。但这个世界却没有给他一个像养成游戏一样,可以重新读档的选项。

 

如果有的话他一定会给这篇文加密的。

 他用枕头蒙着自己,想就这样把自己憋在里面,但又因为呼吸困难而不得不钻出来,最后选择自虐般地在床上翻滚起来,把被子弄得一团乱。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一个好主意在脑内萌发了。

 

他打开文档,为自己的文敲下了最终话。

“一辆卡车从远处驶来,压扁了Mika和他的跑车。抢救无效后,他与他的车一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仍不知道有人爱过他——全剧终。”

 

这个结局太棒了,唯美之中夹带着凄凉——山姥切国広满意地点下了“发布”按钮。

 

这样就不会再有然后了。想必三日月宗近也不会再去追究一篇完结的文吧。而且主角已经死了。也不会有第二部和番外了。山姥切国広兴致勃勃地把最终话发了上去。

 

不一会儿就收到了评论。

 

“作者,你在逗我?”

“准备好,查水表。”

 

三日月愤怒地看着山姥切的更新,决定去找他谈谈。

 

- fin -


评论(16)
热度(155)

© 春田皓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