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田皓皓子

嗝。

【安雷】恋爱是种超能力

*安迷修x雷狮

*用了“不SEX就不能走出这个房间”的梗!ε-(´∀`; )


【1】

 

雷狮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密不透风的房间里。

房间由白花花的墙壁和玻璃天窗组成,墙壁里嵌着几个电子屏,屏幕里正闪着雪花,直晃人眼睛。

他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刚被人揍过,眼神都是涣散的,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神智——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绑架了。

他摸了摸武器,它果然已经不见了,自己身上的原力也已经耗尽,整个人像个空荡荡的皮套子。

 

从头顶看去,可以勉强辨认这里大概属于月影林地。但具体怎么出现在这里的,雷狮也不知道。

他开始使劲回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花了好几分钟,才勉强拼凑出几个片段。

 

首先,他晚上喝了点酒。然后,他出去游荡了一圈,恰好遇到了安迷修。接着,安迷修揍了他,他也揍了安迷修。正享受着酣战的快感的时候,突然两眼一黑,时间停止了。最后,他一醒过来就到了这里。

 

雷狮他昏睡的时候他还做了个美梦,梦见自己把老对头按在地上打。现在他清醒了,想到了几个严重的问题——谁敢绑架我?让人知道了这个我雷狮还怎么混下去?

但是,既然是绑架,那为什么没有把我的手脚固定起来呢?

 

雷狮在房间四处走了一圈。里面没有其他任何摆设,唯一有些玄机的就是他面前的一张桌子。桌角连接着地板,钉死的,不能挪动。桌子正中央放着一张白色卡纸。

 

这都是什么鬼东西?他拿起卡纸,恰好踢到了桌子下面的另一个有机物。

他弯下腰,看到了睡得迷迷糊糊的老冤家安迷修。

 

【2】

 

雷狮有设想过自己的队友是安迷修。但是发现还真的是安迷修的时候,还是或多或少有点绝望的。这个猪队友对情况一无所知,醒来还问雷狮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像是会认真回答你问题的人吗?开玩笑。

雷狮把他推到一边,自顾自地拿起了桌上的纸来看。纸上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头顶的电子屏在他拿起卡纸的一瞬间亮了起来。雷狮正试着解读这片空白的时候,那个方位阴森森地传来了机械的女声。

“解锁成功。”

雷狮仰起头,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小字。

“请参考纸张的提示完成任务。完成后即可走出房间。”

 

这年头,密室都这么高科技。他朝那屏幕比了个中指。果然有淡淡的墨迹逐渐在那张纸上浮现出来。

 

***

 

“开锁条件:SEX”。白纸黑字的卡纸上写着这样一句话。话尾用墨水笔贴心地画了一个小小的爱心,明明白白告诉雷狮,你没有理解错,就是交配的意思。

 

雷狮认得这几个字。他沉默了。

但是,和谁?安迷修!?

 

这个房间里除了他自己,活人就只有安迷修了。他朝后看了一眼,发现骑士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手里的纸,这吓得雷狮赶紧把纸藏到背后,一闭眼,脑袋里闪现出了安迷修脱下裤子冲他微笑的鬼样子。

他有这样一种感觉,像是被嘉德罗斯的棍子捶中了脑袋,觉得这个世界要毁灭了。 

 

“写着什么?”安迷修清醒了,他揉揉头发,迷迷糊糊凑过来看。“我们能出去吗?”

 

“不能——!!”雷狮立刻窜出几米远,像是一支被点着了的炮仗,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

刚才的画面像是有了实体,咚的一下敲在他的天灵盖上,敲得人两眼一黑。

他一巴掌把手里的纸拍在桌面上,把纸挡在里面。

“都说了没什么!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盯着我做什么?”

 

我没有盯着你啊。安迷修觉得莫名其妙。他本来还睡眼惺忪的,作着一个断断续续的梦,现在雷狮突然生气了,他都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只能规规矩矩地站好,离那张桌子一米远,并且老老实实地背过去,捂住眼睛,就和承诺的一样,他还真的不看雷狮了。

“我们不能出去了?”安迷修又问了一遍。

“你给我转过来!”安迷修又只好转了回去。


*** 


雷狮飞快地动了一下脑筋。

他决定誓死守护这张纸条的真实内容。这关乎排名第三的自尊自爱与威严。

和安迷修做那种事情,还不如让他去死。

“安迷修你想的没错!就是我把你绑到这里来的!”他一叉腰,指着安迷修的鼻子冷笑起来“今天就要和你一决高下。”

 

雷狮觉得自己演得挺像的。毕竟和安迷修这个人相处的时候,他一直是这么说话的,根本不费脑筋。安迷修也信了,他去摸他的剑,这才发现它们消失了。他看着雷狮,露出“天呐,没想到你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古怪表情。

 

雷狮发现自己谎没撒好,还把自己的人格也赔进去了。

老子才没兴趣算计你!自作多情!

他白了安迷修一眼,但转念一想,还是换了种策略。

“怎么?不敢?我们就肉搏!”他信誓旦旦补充了一句,然后搓了搓手。“来吧!”

 

他口袋里的纸飘了出来,正好飘到安迷修的脚边。

安迷修拾起来,瞥了一眼脸色铁青的雷狮,把内容朗读了一遍。

 

***

 

“原来是这样啊……”安迷修抱着胳膊神色凝重地抱着胳膊,他看了看纸,又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雷狮。

安迷修没有表现出惊恐愤怒或者是失落之类的负面情绪,这让人感到很意外。

他低下头,害羞地抓了抓头发。雷狮瞧见他不好意思地往远处走了几步,背过身去,开始把裤子往下拽。

 

啊啊啊——雷狮的动作全凭反射,他抄起一块砖头朝安迷修拍过去。

“你有病啊,你想干嘛!?你当你转过去我就看不见了!?”

雷狮想揍他,安迷修躲开了。雷狮跑过去要抓他领子,又突然很害怕肢体接触。

有了这个SEX的先决条件之后,安迷修整个人的形象都变了,变得像一团巨大的病原体,只要一摸到肉体就会感染什么奇怪的东西。

 

而安迷修他无辜地指指雷狮手里的纸,又看了看自己的裤子,然后尴尬地比划了一个拇指对碰的手势。

“滚!”雷狮把他的手势打掉。

“我警告你安迷修,就算这个大赛里的所有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让你把你的小弟弟戳到我的屁股里!”

“啊……”安迷修失落地把裤子提回去。

“我劝你也不要动这种你念头,否则等老子出去就让你的小弟弟断成一截一截的!”

 

雷狮把卡纸扔在地上,使劲踩了几脚。

“滚吧臭机器,去你的SEX!”

 

***

 

“系统提示:闯关难度降低。”

墙壁上原本闪烁着雪花的电子屏又亮了起来。雷狮与安迷修同时抬起头,循着那机械女声看去,上面用红字写着“解锁条件改变”。

 

纸上的墨迹开始消失,随后变成了另一种形状,逐渐浮现出来,上面写着“接吻”。

 

【3】

 

对雷狮和安迷修来说,这是天降甘露级别的难度降低。

但还是很难。

他们俩维持了一会儿大眼瞪小眼的状态,最后由雷狮一拍胸口,大义凛然地站到安迷修跟前。

“亲就亲!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凑到安迷修嘴唇边,强行使自己大大咧咧地看着对方的眼睛,作出无所谓的样子,一脸嫌弃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点点头,也跟着朝他凑近了一点。他的动作有些犹豫,先搭着雷狮的肩膀,后来又把手往脖子挪了一点,直接把脑袋给伸了过去——最后他们的鼻尖撞到了一起。

安迷修挺用力的,雷狮觉得自己的鼻梁骨险些就歪了。

“你是不是傻!?”

他退后一步,揉揉鼻子,重新审视了安迷修一番。

 

“哇,莫非你第一次啊?”

这个发现让人觉得很搞笑。安迷修看起来很帅,总让人觉得是万花丛中过的类型,没想到还真的是片叶未沾身,连接吻都没接过,巴掌倒是被甩过不少。

后者也不打算否认,他点点头,告诉雷狮自己真的是第一次,也愿意虚心求教。

这和雷狮所设想的一点儿也不一样。发现安迷修其实是个DT,这多少有点大快人心。

 

“让你的雷狮爸爸来教你,你好好学着点。”雷狮沾沾自喜地笑了。他按着安迷修的肩膀,抬了抬下巴,安迷修就老实地顺着雷狮比划的角度歪过脸去。“再歪一点。”雷狮训诫他。

 

“你是不是很有经验?”安迷修扭过脖子问他。他的脖子又歪过头了,像一只鸵鸟,视线一动不动落在雷狮的眼睛里,认真地挑选着合理的角度。

“当然!”雷狮瞎哼哼。“凹凸界什么样的美女哪个不是我的——”

“哦……”

“别羡慕了!”

“你说谎的吧?”

“哈?!”雷狮的心跳一停。

 

骑士学东西确实快得很。随便比划一下大概也知道了角度。借着这个小小打开空隙,安迷修按着雷狮的脸,莫名其妙的就吻了上去。

雷狮被磕到了牙齿,疼得发出嗷一声惨叫。

 

【4】

 

好歹还是接完了。但是吻过之后气氛突然变得十分尴尬。

雷狮发现自己的脾气蔫儿了。好像之前酝酿的愤怒都是霜打前的茄子,仿佛安迷修的舌头还留在他的嘴里——呸,我在想什么。他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而安迷修呢?还在把手搭在雷狮的肩膀上。

 

“搭着干嘛!拿走啊!”他把安迷修的手拍掉,充满期待地仰起头,看着电子屏。这下总可以出去了吧。他正这么想着,只见屏幕又呼啦啦地闪烁起来,跳出来一行红字“亲都亲了,来一发怎么了?”

 

靠!雷狮推开安迷修,抄起刚才掉在地上的板砖朝电子屏幕扔。

屏幕太高,他没有砸中,板砖撞到墙壁,变得粉碎,顺着墙壁滑落下来,掉在他的脚边。

“谁来评评理!?”雷狮在房间中央像坏掉的陀螺似地,抱着脑袋转了一圈。

 “这机器是不是流氓!?”他摊开手,指着屏幕对着在场唯一的活人安迷修大喊。

他好像在那一刻忘记了自己的雷狮海盗团也算是三分之一个流氓了。

 

而最可怕的一点是安迷修居然没有跟着点头。他完全没有乖乖跟着他承认这个机器是流氓,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电子屏幕,又看看雷狮。

 

***

 

“你不是急着出去吗?”安迷修这回学乖了。他没有从裤子开始脱,而是从上衣开始脱起来。雷狮失去了唯一一块可以作为武器的板砖。现在他愣在原地,看安迷修脱衣服。

 

这家伙疯了。雷狮心想。

他光傻看着不是办法,但是捂眼睛喊救命好像也有哪里不对。也就这半点功夫,安迷修已经把扣子全数解开,领带也扯了,挂在脖子上。他骑士般地,朝雷狮一步步走过来。

 

“你你你你要干嘛安迷修!你不是讨厌我吗!你别想不开!——”

雷狮吓懵了。他遵从本能,死死盯住朝他走来的安迷修,忍不住往后退,直到墙角没有位置了为止。他把后背贴在冷冰冰的墙壁上,有点不知所措。

 

 “我没有想不开啊,我已经想开了。”安迷修一脸平静,把雷狮堵在里面,看他手脚都不太利索了的样子,开始给他解扣子。

“你吃错药了!?”他一拳捶在安迷修下巴上。

 

***

 

雷狮觉得自己像是在体会潜水艇浮到海面的感觉,仿佛刚被河里的暗影龙蜥夹住了脑袋,又被一群铁甲龙咬着脖子甩来甩去。

“我他妈刚才不都说了!?”雷狮也顾不上面子或者冷静了,想到什么就搬了出来“就算全凹凸界的人都死光了——”

 

“是啊,我记着呢。”安迷修点点头,把裤子再一次拽下来了。雷狮贴着墙壁,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安迷修优雅地擦了擦被他打出来的鼻血,对雷狮露出骑士般的微笑。

 

“所以你来上我。这问题不大。”安迷修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你来上我。你来上我。你来上我。

雷狮愣在原地。这几个字变成绝望的回声在他脑袋里盘旋。

 

“我不怕疼,你来吧!”安迷修拍拍自己,绅士般地张开双臂,微笑着闭上眼睛,等雷狮自己靠过来。

 

……

 

【5】

 

雷狮一直觉得安迷修有毛病。现在他确定了,这人是已经坏掉了。

“怎么了?”发现一直没有动静,安迷修又睁开眼望着他。他的眼神里有圣洁的光波,雷狮差点睁不开眼睛。“这也不行吗?”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这哪里行!?雷狮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安迷修的脑子。

 

“我以为你就是比较在乎这个。”安迷修托着下巴思考。“毕竟这种事情是终身大事。”

终身大事你个头啊!咱们这叫打炮你懂吗!雷狮差点就喊出口了,但发现安迷修一脸认真,不知道怎么的就咽回去了。

“……哦。”他小小地嘁了一声。好吧,终身就终身吧。

 

“你不是急着要出去吗,我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你觉得呢?”安迷修又问他。

骑士的口气愈发显得温柔。这就是他和lady说话的那套吧——太恶心了。雷狮修盯着地板,心里捉摸着——目前确实没有更合理的方法了。但是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你丫的是不是看不起我!?”他心里像是硌着了,很不舒服。和安迷修说话,明明是对方在迁就他,但雷狮还是老觉得,自己吃大亏了。

 

他最烦别人关心他了。更何况还是安迷修。什么这恶心鬼也有资格来关心我?我呸。

“我也不怕疼!我像是怕疼的人吗!?”雷狮指着安迷修,“你有本事就来啊!”他一把扯掉扣子,把外套揉成一团扔到地上。

就你爱耍帅,还耍到我头上了——岂有此理。

我雷狮什么时候需要安迷修谦让了。他愤愤地把裤子帽子也甩到地上,一脚踢出很远。

“来啊!”他像在斗牛似的,心里捉摸着,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是真的帅。

 

雷狮朝安迷修走过去,直到把安迷修返逼到墙角,恶狠狠地瞪着他。

“一会儿你给我老实点!”

安迷修点点头。他调了个姿势,好让雷狮一点不费力就挂在他的肩膀上。然后又把自己的白衬衣铺在地上,好让雷狮躺在上面。

“地上冷吗?”他问。

 

靠,关你什么事,我又不怕!

雷狮抬起脚想要踢他。而后一想,这家伙的小弟弟还要为我所用,把脚给缩了回去。但真的躺在安迷修的白衬衫上时,他又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脑袋,现在思路有点混乱。

 

这安迷修一定是有什么隔山打牛的超能力。雷狮暗暗地想。现在他觉得自己的神经中枢已经被打中了。

 

***

 

雷狮重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骑士,他把眼睛使劲一闭,冲着安迷修的嘴一口咬了下去,咬得他都尝出了血腥味。

 

知道什么是接吻了吧!这才是接吻啊!雷狮得意地想。他偷偷瞥着安迷修的反应,发现这家伙还真的不怕疼。

“你给我好好做!不然出去了我打死你。”他揪住安迷修的领子,在他耳边说道。

 

 

【6】

 

雷狮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月影森林的草地上。他一下子清醒过来。自己的衣服非常完整,扣子帽子都一丝不苟。

“老大你可醒了!吓死我们了,一整晚都找不到你。”帕洛斯坐在他旁边,担忧地望着他。月影森林熟悉的月光正落在他的脸上。

 

天呐——原来是梦啊!雷狮猛地从草坪上坐起来。他的心还扑通扑通的,跳得飞快。

我怎么作了个这么变态的梦!?他吸了口气,他的脑袋还在延续分泌梦里的快乐因子,好在夜里的风凉飕飕的,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清醒几分。他发现这世界真美好。树林茂密,空气清新,头顶的人马星座那么美丽。

没有安迷修的世界太棒了。

 

“啧,也不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雷狮皱起眉头问帕洛斯。他还是觉得记忆有点断层。

“不知道啊老大。”帕洛斯摇头,对情况一无所知。“我只知道你好像遇到安迷修了,和他打了一架。”

“我来的时候安迷修那混蛋就站在你旁边,我把他给赶跑了!”帕洛斯自豪地说。

 

“噢……”雷狮点点头,对这段战斗的印象有点模糊了。

 

“哎不过老大,你可真厉害!”帕洛斯想起了什么,敬佩地称赞“安迷修那小子,嘴巴都被你打肿了!”

 

- end -


评论(24)
热度(350)

© 春田皓皓子 | Powered by LOFTER